彭剑锋教授 | 中国企业数智化转型升级的八大问题

分享到:
点击次数:647 更新时间:2021年01月07日10:45:56 打印此页 关闭

尊敬的朴民会长,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首先祝贺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智能分会今天正式成立!祝贺!也祝贺刘辉先生担任首届智能分会的会长,祝贺刘会长!

20210107104646_31003.jpeg

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智能分会的成立,也意味着我们在推进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尤其是人力资源的数字化转型升级,由一个强有力的组织进行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这个大机遇来讲,就是数字化、智能化,给中国企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历史性的发展机遇。


一、关于数智化三个基本观点

对数智化来讲,还是基于三个基本的观点。


第一,数智化不简单是一种技术,也不简单是互联网技术的综合运用,它意味着人类社会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我们不能将数智化或数字化作为一种工具,我还是认为它代表一个新时代。这个新时代是以海量的、碎片化的、实时的、多场景的科普需求的价值创造与获取方式的一场革命,是人类的、机、物的生活方式,一定程度上将改变人类的劳动组织方式,它意味着人类社会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如果把这作为一个时代的话,那就认为一个企业必须要拥抱这个时代,你不拥抱这个时代,可能就会被时代所抛弃。


第二,数字化与智能化是新一轮世界产业革命核心的驱动力,是企业核心的战略。现在大部分企业都已经把数字化的转型作为企业的核心战略。作为一种核心战略,让数字化不仅仅是一个风口或者机会,就不是一种短期的机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企业真正要把数字化作为长期的战略,就必须要有长期价值的思维,就必须要基于数字化和智能化的顶层设计与占思维。


第三,我是做咨询的,这两年在推动中国企业数字化与智能化转型升级过程中,深切感受到数字化与智能化是一场认知与思维的革命。没有认知与思维的革命,真正靠工具方法,简单推动中国企业的转型是很难的。首先是要改变观念,首先是要改变对数字化的认知。另外一个来讲,针对一个企业要实现数字化的转型,必须要进行战略、组织、人才机制的系统变革与创新。所以它是一场脱胎换骨的系统变革与能力的升级。数字化转型不是一个短期的过程,不是靠砸钱,短期就能够砸出来的。它是释放人类观念的转型,企业的组织变革,涉及到企业内在的流程与运行机制,包括外在生态的、系统的转型与升级,所以是一场系统的革命。





二、数智化转型升级的内在障碍与瓶颈

尤其在实践过程中,企业在转型升级所面临最大的瓶颈和障碍是什么?我还是来自于这个观念,来自于认知与思维方式的渗透。尤其在工业革命时期,非常成功的传统企业,要进行数字化转型,最大的障碍还是来自于过去成功的陷阱,还是来自于过去成功路径的依赖,来自于过去成功的经验。数字化转型就必须要进行系统的变革。核心来讲我认为就是两条,第一要确定长期主义与创新向上的价值观。从中国目前数字化转型升级过程中,我们所面临最大的问题,还是短期投机主义,还是创新没有真正回归到价值观,回归到向善这种价值观。创新还是简单的赚钱,抓机会。我们真正回归到创新如何提升客户的价值,回归到客户的价值,真正能够提升人们的社会的进步,推动社会的进步,提升人们的幸福生活。从这一点来讲,中国企业最大的缺失,还是基于价值观的变革领导力不足,这是一个最大的瓶颈。


在操作层面上来讲,根据我这两年在企业的观察,以及我们在推动中国企业在进行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面临的问题,大概把它归结为八个问题。


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过程中,面临内在的障碍与瓶颈。这个瓶颈是什么呢?


第一,我认为还是机会导向,暴发户心态,非长期主义思维。现在的数字化和智能化,很多企业家还是抱着一种普遍的投机的心态,追风口,认为简单靠砸钱,砸流量,要数据,好像就实现数字化的转型升级了。很多的数字化投入,还是痴迷于急功近利,热衷于短期变现,没有长期的资源投入与人才的投入。尤其是对数字化部门与人才没有获得优先级的资源配置与投入。现在真正在数字化人才上投入是不够的,在数字化的部门,企业内的位置是很低的,没有获得优先级的资源配置与斗争。从这一点来讲,某种意义上还是机会主义导向。对转型升级的难度,长期性估计不足。我们有战略意识,战略投入与战略准备度是不够的,这就导致现在转型升级在方向上遇到问题。


第二,如何回归到创新向善的核心价值观。不管是大数据也好,还是基于数字化的商业模式创新也好。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如何做到大数据以及科技创新,真正回归到向善的核心价值观。我们现在应该在说某种意义上,很多企业还是滥用创新和大数据,无底线的经营。尤其很多企业基于大数据的商业模式创新与科技创新,本质上还是没有魂的,骨子里没有人文关怀和向善,核心价值观的缺失,导致创新不是向善而是作恶。很多企业还是打着科技创新的旗号,在某种意义上在扼杀创新。大部分所谓创新,本质上还是抄袭、模仿,不是真正已经上的原创。包括现在互联网所有的商业模式创新,没有一个创新是我们真正原创的,基本上是模仿,基本上是抄袭。很多企业还是打着创新的旗号,在某种意义上在扼杀创新,形成所谓的垄断。还有一些拥有大数据的公司,毫无底线地泄露甚至侵犯个人隐私。大家深有体会,每天你的手机会接到无数的推销电话,24小时不间断地骚扰你的日常生活。我现在基本上9点钟关机,早晨八点钟开机。大量的骚扰电话,包括现在推送的越来越精准了,你到过哪儿,买过什么东西,马上给你推送。各种信息垃圾,各种侵犯个人隐私,骚扰人们日常生活的行为,应该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毫无底线的。中国的大数据如果照这种程度发展下去的话,确确实实不会给人们带来幸福,而会给人带来不安全的因素。某些大数据公司扼杀消费者的选择权和竞争者的创新。中国要大力发展大数据,要推进基于大数据的商业模式创新。最重要的是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创新者,要回归到创新向善,要回归到创新,要有利于推动社会进步,要有利于人们的进步生活这种体现,而不简单是为了赚钱。这是我认为从价值观上来讲,这是一个最深层的问题,否则我的这种大数据所带来的就不是人类的幸福,而是一场灾难。


第三,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有数据无洞察、有理性无温度、有效率无幸福感。这是在推动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过程中,中国企业界面临的问题。按道理大数据的核心是要支撑企业的决策,大数据在某种意义上,要使它焕发活力,真正创造价值的话,必须要有基于大数据,要有企业家精神,要有洞见和洞察。现在很多企业未来就是一个大数据,就可以做决策的,不需要积极性精神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未来只要大数据分析完就可以了,所有东西都依靠大数据分析做决策,不需要对未来做洞察,不需要企业家精神。很多企业又走入一个误区,任务靠几个大数据钻做算例算法,就可以决定企业的未来。我认为任何时候必须要有企业家的创新精神,必须要有企业家的洞见和洞察。企业的决策,绝对不是靠简单的算例算法。未来企业的核心能力,我们不否定是大数据的算例算法,但是它必须要有魂,必须要有企业家精神。如果没有魂,没有价值观,没有企业家精神,那在某种意义上这种算例算法它是没有活力的,是不能回归到真正的人类文明的。最终你还是算不过机器人,只有创新,只有情感,这是机器人永远无法替代的。我到过很多数字化的工作场景,我就发现为什么现在很多无人零售业商业化,确实没有温情,没有人文。现在有的开了无人餐馆,无人酒店,我认为如果按照目前所谓的无人智能酒店,无人餐馆下去的话,将来不会有前途。因为你只有机器,只有智能,没有人文关怀,没有温度,没有好的体验。我们在进行数字化、智能化场景设计的时候,一定要把温暖,一定要把人文关怀融入进去。还有一个就是大数据之后,人变得越来越透明了,让人越来越有幸福感。包括现在进人大,一进门就是人脸识别,走到任何一个角落都有探头,我发现现在一个课堂上都有四个探头。讲课现在怎么讲?如果是在这种环境下,哪里来的创新呢?如果在这种环境下的校园里,哪儿来的青春浪漫呢?我记得过去上大学的时候,随便找个角落谈恋爱,没人理你。现在你在任何角落谈恋爱试试,你说人还有幸福吗?人还有安全感吗?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既要进行人脸识别大数据,中国也需要拒绝人脸识别与大数据,有时候过于透明了真的没有幸福,有时候要偷着乐。人都变成透明的了,就变成动物园的动物,动物园的动物是不会有幸福感的。人还是要自由,发挥灵性。如果人都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箱里生活,人类就跟动物园没有任何差别,不会有幸福感。我们要追求信息对称,信息透明的同时,如何保护人类的隐私权,如何让人有一种偷着乐的快活,我觉得我们进行大数据和智能化所需要考虑的。


第四,转型的信息与管理地基不牢,产业不配套。这是现在在推进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时候,所面临的问题。绝大多数中国企业,还没有真正完成信息化的过程,真正地做到华为、腾讯这种企业,我认为不到1%。中国百分之八、九十的企业,还没有完成1.0,或者正在1.0的路上。现在有一种观点,是不是一步可以迈到4.0?确实我们这个时代,随着数字化加速的应用,可以两步并作一步走,确实可以弯道超车,变道超车。但是一些工业文明时期的一些基础的东西,数字化、信息化最基础的管理体系,我认为是不靠的。现在强调赋能,总部的人力资源就必须要足够专业化。总部的人力资源的人才不能足够的专业化,怎么跟一线去赋能?怎么对业务经理提供服务?所以总部要补专业化的课。不管怎么样,将来数字化智能化都是要基于标准化。任何标准跟传统的工业文明标准,是一种智慧化的标准。这种标准在底层上跟工业文明时期没什么差别,在生产工作场景上,我们要补工作标准化的课,在供应链、价值链的应用上,要补精益化的课。真正帮助企业推动数字化转型的时候,你会发现所有的基础都没有,所有东西都需要推导出来。很多互联网企业无所谓,我要建一个无人零售店,要建一个无人的线下工作场景,这个没有问题,问题是对很多传统企业来讲,要进行数字化转型的话,你就发现很多基础工作是没有的。产业生态不配套,我这个企业搞了数字化了,搞了智能化,但整个供应链,整个产业生态没有搞,最后企业就孤军作战。从转型升级来讲,一方面要补课,一方面确实涉及到整个社会都要进行系统的转型升级。美的从2012年开始转型,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了。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持续迭代优化的过程,需要补课的改革。一方面我们赶上数字化智能化3.0、4.0,同时要紧急补课,这是中国企业面临的一个两难。


第五,企业家与高层转型升级领导力不足与责任担当缺失。数字化转型升级,首先要来听课的是老板,不是人力资源部门,也不是数字化部门。老板要没想明白,转型升级只是一个概念。很多老板没真想明白,对数字化到底要不要搞?到底要怎么推进?高层是没有共识的。我感觉到整个高层领导团队知识老化、观念陈旧、能力滞后。数字化的底层逻辑缺失,企业家与高层领导的数据意识淡薄。中国绝大多数传统企业老板是拍脑袋,没有真正建立理性思维。数字化转型最核心的,就是企业家要从一种机会导向,一种拍脑袋,靠直觉,要加上理性思维,要尊重理性。如果企业家只是靠感性,不尊重理性,数字化转型,我们所讲的你有了大数据,老板也不看。企业家与领导团队数据意识的淡薄,数据链的决策力,数字化企业的能力短缺。后来发现数字化转型是脱胎换骨的,企业能不能忍受数字化转型所带来的短期可能业绩的下滑,企业内部矛盾增加。这就需要企业家与高层领导真正进行自我批判,走出舒适去。数字化转型要改变人的很多习惯,过去成功者的舒适区,这个难度是很大的。


第六,转型升级仅仅成为信息部门或首席信息官的责任,各级领导者不承担转型升级的责任。数字化部门位势低与资源部到位,数字化与经营战略两张皮,难以实现数字技术与经营的融合,掉入数字化工具陷阱,难以产生价值,带来企业新增长。数字化的核心是人力资源的数字化,要真正进入到战略,深入到业务,数字化才会使人力资源真正能够深入业务。未来来讲,它不是人才的简单的静态的数字化,最关键的是人类业务活动的数字化。人类业务活动的数字化,如何来实现?通过业务活动数字化来实现消费者跟生产者之间有效精准的对接。人力资源的数字化,不再是简单的人力资源的信息化。如何通过人力资源的数字化,推进整个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转型,精准到位。从这个角度来讲,数字化的本质是人类业务活动与消费者需求的数字化融合,数字化的对接。从这个角度来讲,要提高信息部门或者人力资源部门在信息化推进过程中的地位和责任。


第七,转型升级组织结构不适应,组织能力跟不上,业务流程滞后。一个是传统的金字塔式的组织结构不适应,组织如何扁平化、网状化、自组织化,平台化十分布式组织模式如何打造,组织能力缺失,很难发育。以数字化两大能力缺失,一个叫赋能。现在赋能变成了管控,协同变成了扯皮。上聚合不成资源与赋能平台,下难以集成综合作战能力。包括业务流程,如果要实现智能的业务流程,对企业来讲又是一场系统的变革与创新。


第八,数字化转型升级还是核心人才短缺,干部跟不上,人才机制滞后,长期动力缺乏。我很赞成刘辉会长很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要加速人才的培养。不光人力资源数字化的培养,包括整个数字化的转型培养。真正地培养一批准企业家,牛人。人才创新的意愿与动力,创新能力不足;各级领导者使命感缺失,系统变革领导力不足,改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改变多动症。

上一条:数字时代的招聘进化峰会在京成功举办 下一条:腾讯HR总经理马海刚 | 双引擎驱动助力HR数字化